你的故事,也可以不一样!
又到了选择美国大学的时候(六)
学生情况
又到了选择美国大学的时候(六)
在美国,可授予学士学位的大学有一千八百(1800)所之多,各种专业也是五花八门成百上千种。不过,也可以简单地按我们中国式的专业划分原则分为:理科(Sciences)、工科(Engineering)、文科(Humanities)、及社会学科(Social Sciences, 尽管社会科学也有个科学作为结尾,许多严禁的科学家认为社会科学的提法不够“科学”)。如果一定要说美国的本科专业和中国的有什么不同,可以简单地认为美国的本科专业不够“专业”,没有中国的大学所学的那么“专”。例如,美国的文科也要学些数学;美国许多本科专业所学内容比较基本而广泛。尽管每个专业有一些(1/3)必修课。但是,仍有一半以上的课是在几百门课程中自由挑选,实现自由发展。还有,许多大学允许学生修两个专业。排名TOP20之内的著名 RICE 大学在鼓励学生修双专业方面闻名于美国。至于文理学院,所学的课程就更是基本,开设的课程囊括:数理化(理)、语文和艺术类(文)、计算机等(工)、及经济与政治类(社会科)等所有人类主要知识构成。文理学院的学生学习基础科目多、训练也扎实,在申请研究生的时候会比较有优势。与中国相比,可能是由于美国社会生产力比较发达,所以用于基础生产(工业和农业)的人才非常有限,反而在社会(各种政府管理、法律、及财会等)和人文(艺术及语言等)方面使用大量人才。这在美国大学生专业选择上就可以明显反映出来。 

在美国学社会科学的人远远多于学工程技术专业的人。越是好大学越是明显。下面,以哈佛大学为例,我们来看前五个专业领域的学生比例。 
社会科学 48% 
生物学 10% 
英文 8% 
心理学 7% 
自然科学 6% 

从上面的表格可以看出,哈佛大学的毕业生一半是在社会各个领域上“混”的。由于历史悠久、学员优秀、及教学资源丰富等原因使得哈佛的学生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都是在上层建筑或是高级经济层面上就业。按照中国的传统,哈佛是一个培养反动势力的地方;是个非常风险的场所(这里潜伏一个概念:反动势力;留待下回分解)。其实,一个比较合理的社会,自由的环境下培养的文科人才应该是社会所需求的精英。在哈佛,学社会科学和英文的学生毕业后会有许多去读法学院。学生物和心理学的学生毕业有可能继续读医学院。由于律师和医生在美国收入丰厚,在哈佛的本科生中,家长是律师或医生的占据一半以上。从哈佛学生专业比例可以看出,谁要是在哈佛学习工程技术,可能是大脑有点怪;或许是太聪明的缘故,那也说不定。毕竟是物以稀为贵。其实,了解美国的人会说:“谁说美国学理工的少了,美国著名州立大学培养大量理工人才。”这话不假,可是按照美国教育部门的统计,美国培养的理工科学生不足中国的十分之一。而且是越来越少。毕竟学习什么专业不光是看兴趣,也要看饭碗。

大学生就业越来越难。二三十年以前,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80%毕业后可以立即找到很好的工作。现在必须去读研究生,去读更加专业的高级学位,才能找到比较满意的工作。

大量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不是新闻,而是二十一世纪的世界病:2006年春,法国的大学生闹事,弄得巴黎鸡飞狗跳的,乱了好一阵子。就是因为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缘故。在美国,大学毕业生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可能归咎于两个因素:一方面,由于现代化生产效率的不断提高,使得二十年前,原本需要十个人做的活,现在三四个人足够了。就业机会的增加确明显缓慢,这就会剩下六七个人没事做;另外,大学教育的普及,使得太多的人获得大学学位。比如说:中国的大学招生人数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增长了近十倍。美国的各类学校,也是不断地在扩容。当然,对于欧洲来说,大学生失业还有另外两个因素:自第一次大战开始至今,欧洲的经济一直受到美国经济增长的巨大冲击。从农业到工业,从餐饮服务到金融服务,美国抢走欧洲大量的工作。好不容易,欧洲整合,希望与美国一决高下,又赶上了中国的崛起,和印度的复兴。看来,欧洲人翻身的日子又没有指望了。反正,欧洲已经是够发达的,保留点失业问题也算不得什么。这可不是幸灾乐祸。可是在美国,甚至中国,过分地扩大大学招生,使得大学教育水平下降,大量年青人堆积在大学里混日子。原本中学毕业生就能干的活,比如销售、服务等行业,大学毕业生抢着干的事情比比皆是。这就让有经济头脑的人怀疑现代社会的整体运行效率:“过分地开发大学容积,是不是在浪费社会资源?” 个别政治经济学家甚至怀疑政府是因为提供不了那么多的就业机会,而有意将社会问题推给了家庭-父母,使之变成家庭问题。让无数的家长,免费为社会做贡献。毕竟孩子上大学要花费父母大把的钞票,而政府还可以收税。真可谓一石两鸟之计。但是社会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虽然,大学成了一个缓冲器,推迟年轻人就业的时间,可是,问题越积越多,早晚会导致巴黎似的事件再现。但愿本作者是在杞人忧天。因为,美国社会的经济发展是周期性的,在困难一段时间之后,往往是柳暗花明又一春。说不定,今后几年弄出个DNA生物制品可以让人延年益寿什么的,那美国经济又可以风光个十年八年,也没准儿。

就业机会,就业人数的多寡与社会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在上一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经济十年内GDP翻一番,创造出无数高科技与信息企业。信息革命使美国整体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当时,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75%毕业后可以立即找到工作。尤其是企业管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信息工程等专业。随着信息革命的完成,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美国经济找不到新的火车头,经济处于缓步调整阶段。为了消化吸收前十年信息产业的成本,企业渐渐将昂贵的信息技术部门外包给印度的信息服务公司。生产企业,包括传统和高科技产业,为了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竞争力,不得不将生产单位移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从而带给美国本土的就业市场随之而来的萧条。近几年,像哈佛这样的名牌大学,其本科毕业生也只有50%可以马上找到工作;40%要继续去读研究生。现在,许多大学不知应提供什么课程以适应就业市场的变化。学生也不知什么专业会更容易找到工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年青人为了提高相对竞争力,只好继续求学,研究生教育市场反而大幅增长。美国总统布什在2000年和2001年不断强调靠服务业来增加就业人数。可以想像,靠麦当劳等服务业去消耗大量的剩余具有大学学历的劳动力,那一个三明治要卖多少钱?后来总统大人发现效果不佳,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不是笑话,纽约的出租车司机中有许多是大学毕业;硕士,博士也大有人在。因为传统工业大多移到以中国为代表的东南亚,IT服务业外包给以印度为代表的南亚。尽管这样一来,美国的企业成本降低,原本预计美国的薪水会降低,物价会下降;经济会出现紧缩。可是,由于蓝领工人看到白领兜儿里鼓鼓的,自然是服务价格大跃进。例如:美国的修车技术工人,一小时只收您八十美元的服务费,算您运气好,遇上雷锋了。 

美国服务行业价格上涨,再加上原油价从十几美元上涨到一百多美元一桶(装原油的标准桶,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原油计量单位),这样的结果,一定应该导致通货膨胀才对;既物价的上涨。而事实是,美国的社会的通货膨胀率非常低。许多人将这样的奇迹归咎于已下野的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认为他操纵美元汇率与供给的水龙头的技艺非凡。其实,是该老头运气特佳:上台不久赶上二十世纪美国IT大革命,经济实力,十年翻一番。近些年,尽管他瞎指挥,弄得全球利率近乎为零,可是通货膨胀又非常低。这根本不是他的功劳,其实,真正的英雄是千千万万的中国工人;是他们廉价的劳动,生产出大量廉价的产品综合了美国物价的上涨(零利率的结果),使得美国整体物价涨幅非常温和。中国廉价的商品不单是降低了美国的通货膨胀,而且又可以使得美国可以施行零利率使得经济保持健康地增长。当然,中国是没有办法,不得不靠美国的消费来增加收入。这就叫作“新世纪的经济分工吧。”尽管这是明显的不平等,但是谁要是提倡中国应该马上摆脱基本加工业,就应该枪毙谁。因为,这将为中国带来灾难性的失业人口。这种盲目爱国者比那些贪官更可怕。中国经济应该是回归经济,千万不能头脑发热。一但都去搞创新,那大学生就更是无处就业了。 

美国就业方面没有明显的增长点,美国大学生在选择专业上越来越趋于保守。现在,读文理课目(包括基本的英文与文学、历史、哲学、数学、自然科学)、经济、生物学与生物工程、心理学、护理学、康复医学、医学、法学等的人越来越多。读计算机等工程技术的学生相对减少。能否找到工作不但看您所就读的专业和大学的名气,更重要的是您四年大学的成绩。比如,以理工著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由于该校注重动手能力,强调实验,鼓励思考,70%的可能您没毕业就能找到工作,另外30%的可能是您继续深造去读读研究生。 

当然读书并不都是被迫的,您要充分考虑个人爱好与社会的需求。参照美国就业市场和目前中国的发展趋势,学习文科和社会学科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一方面这是个性的解放;另一方面也迎合了中国文化崛起的需求。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注重经济发展实现了工业崛起,我们可以称其为硬崛起。可是,为了能够实现民族的振兴,光靠硬的经济发展还不足够。我们需要改革中国望文生义、不求甚解、贪吃好占、及弄虚作假等民族特色;创造出代表新世纪的价值观、行为标准、文化娱乐、生活方式、及社会环境。对应硬崛起我们可以把后者称为软崛起。所以,新一代的中国留学生比老一代留学生更幸运,他们可以将个人的爱好与社会的发展结合起来,可以和世界一流的人才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在世界和中国的大舞台上展现自我,创造美丽。(待续。。。)